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五百四十五章小村悲剧

第五百四十五章小村悲剧

    胡兰背着行李心中忐忑,她担心自己的家人会责备她。因为他们花了不少精力才把她送到宫内做宫女,现在她却主动回来,只怕家人不会接受。

    可是想到自己的阿牛哥,她就忍不住激动,只要阿牛哥护着她,她就不怕。她和阿牛哥要男耕女织永不分离,这是她的小小愿望。

    然而等到她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却发现村子一片愁云惨淡,不少人家挂着白布,显然是在办丧事。

    一个村里同一时间有四五户人家有人去世,这根本不正常。

    胡兰加快脚步回到自己的家里,门口竟然也挂着白布,她才离家几天而已,怎么会这样?!

    “爹娘?”胡兰急切地进屋“哥哥?”没有人回答,这更是让她担惊受怕。

    “胡兰?”好在胡兰的母亲还在家,不过她现在是老了很多。

    “娘,爹和哥哥呢?”胡兰焦急地问道,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家啊。

    “你爹和庆儿都死了。”胡兰母亲倒在女儿怀里痛哭流涕,她的嗓子早沙哑了,眼泪也流干了。

    “怎么会?”胡兰也如五雷轰顶,她走的时候爹还说女儿进宫以后他们家就能有好日子,哥哥就能娶到媳妇了,怎么几天之后就阴阳两隔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死,还有村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办丧事,阿牛哥呢?”

    “阿牛?!都是那个挨千刀的,说是要赚钱把你娶过去,去了一趟城里惹出的祸事。”胡母一听阿牛这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丈夫儿子都死了,日子已经没什么盼头了,所以对阿牛的诅咒很是狠辣“他不得好死,绝子绝孙。”

    胡兰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和阿牛哥还有关系,她呆呆地跌坐在院子里,没了反应。

    胡母的哭声引来了周围的邻居,他们也是唉声叹气,当然也有人问胡兰怎么回来了?她才进宫几天,就能出来了?

    “把人扶起来,进屋再说吧。”邻居七手八脚把虚脱的两母女送回屋子。

    胡兰看着周围熟悉的父老乡亲,这些都是看着她长大的邻居“王大爷,张大妈,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爹和哥哥怎么死的?”

    “还不是那些贪心的老爷。你阿牛哥为了娶你到处赚钱,有一天他抱着块金属碎片回来,说是如今圣主喜爱金属,他这块金属肯定值钱,于是他就进城想要把金属换钱,没想到引来了祸事……”邻居七嘴八舌把事情说了一下,主要的原因就是那块金属碎片引起了贵族的觊觎。

    “本来说的好好的,他们请人去发现碎片的地方挖更多的金属,于是我们村里的几个壮年都去了,一天能赚不少,还包吃。可谁能想到金属挖了不少,可是走的时候贵族却把人给打死了。”阿牛把发现碎片的地方告诉了贵族,贵族请他们来挖矿,可是没挖两天就出事情了。

    “还不是因为挖出了那种不详的东西,那积雷山本来就是不应该去的地方。”有个村民说道。

    胡兰一激灵“阿牛哥把人带去积雷山了?”

    “可不是么,周围那么多村子大家都知道积雷山不详,可偏偏阿牛财迷心窍。积雷山上是有金属,可是那金属品质也不好,根本挖不出什么宝贝,可他偏偏把贵族的瘾勾出来了,所以才有这等祸事。”

    “那可是天劫铁。”在人群后面有人冷不丁说了一句话,一个邋里邋遢的老乞丐正在凑热闹。

    “你这个臭乞丐,你知道什么叫天劫铁么?”邻居骂道。

    “神仙老爷渡天劫的的地方就是有天劫铁,积雷山就是神仙老爷被雷劈的地方。”乞丐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这乞丐倒是会胡说八道,那根本不是铁,挖出来的是诅咒。”有人是危言耸听,反正死的不是自家人,他们不关心。

    胡兰不管挖出什么,总之是有东西害的村子里死了那么多人“那阿牛哥呢?”

    “他?他命大,贵族杀人灭口的时候他跳崖,断了两条腿,要不是这乞丐把阿牛背回来,他也死在外面了。”

    胡兰才知道原来这个来历不明的乞丐是阿牛哥的救命恩人“多谢老爷爷。”

    “客气什么,反正我也吃了好几顿饭了。”

    “谢什么?就是因为那个瘟神害死你爹你哥的,这个乞丐就是多管闲事,那个李阿牛早该死了,他该为村里几条人命陪葬。”

    “嫂子少说两句吧,阿牛已经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了,现在连看病的钱都没有,就躺在家里等死呢,要不是乞丐分他一口吃的,只怕他已经死了。”阿牛也是为了村里人好,才帮村民找了个挖矿的工作,包吃还有薪酬,谁能想到贵族是白眼狼呢。

    一听阿牛现在的惨象,胡兰立刻冲了出去,背后传来母亲的谩骂。

    胡兰很伤心,但父亲和哥哥已经死了不能复生,她不能再失去阿牛哥了。而且阿牛哥是唯一活下来的目击者,要报仇的话必须要阿牛哥作证。胡兰知道贵族很可怕,她现在能想到的就是那位温柔可亲的国公夫人,只有她才能帮助死者主持公道。

    虽然只是出门几天,但胡兰听其他人说话也长了很多见识,知道现在能帮他们的就只有国公夫人了。

    阿牛以前就穷,现在更是家徒四壁,家里的家具都被村民搬光了,他就半死不活地躺在稻草上,屋内又腥又臭。

    以前那个健壮的年轻人此时却瘦得皮包骨,脸色蜡黄。这几天都是救他的乞丐在帮他续命,他身下的稻草也是乞丐帮他铺的。

    可惜摔断的腿乞丐也无能为力,阿牛就算撑过去活下来,也是个残废了。

    “阿牛哥?”胡兰痛心疾首,这几日分别才更觉阿牛哥的好,没想到再次相见阿牛已经是如此憔悴的模样。

    “姑娘不要喊了,他听不到,你若是有心思还是要筹钱给他看伤才是。”乞丐也是唉声叹气,似乎是为阿牛惋惜,也似乎是在为两个年轻人的爱情感动。

    “老爷爷,这些钱你拿着,你和阿牛哥买些好吃的,等我回来。”胡兰知道现在她只能去求国公夫人救命了,这些钱也是石青珊给胡兰的盘缠,胡兰很节省所以基本没用,现在都塞给乞丐,这些钱请医生肯定不够但吃饭应该够了。

    乞丐看胡兰这么信任自己,也是拍着胸脯保证“姑娘你去吧,我肯定不会让他饿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