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五百五十三章争夺宝物

第五百五十三章争夺宝物

    尚垣君府邸密室内,天劫铁正在不可思议地释放热量。今天黄昏十分开始一直到现在,热量一直没有停止,温度也是越来越高。

    尚垣君一直在让信得过的食客泼水降温,可是见效甚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天劫铁已经能烧开水了,尚垣君实在是不能不将天劫铁的变化和气象异变联系在一起。

    金刀客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只是一个武者,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一窍不通。不过恩人有问,他还是有答“肯定是宝贝有灵,不情愿被我们挖出来,所以想反抗。”他觉得发热是天劫铁不情愿的表现。

    尚垣君指望天劫铁救儿子,可不会管这铁疙瘩同意不同意。同意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尚垣君觉得这是把儿子治好的唯一办法。

    此时尚垣君的傻儿子还在下人的服侍下吃东西,那叫吃得满脸油腻,就好像用食物洗脸了一样。可就算身上脏兮兮油腻腻,他还是在傻笑,可见他是真的病得不清。

    下人们习以为常,反正是又哄又骗地让他吃饭,把傻儿子喂得白白胖胖。

    尚垣君只有一个傻儿子,在贵族之中绝对是另类了。因为儿子太少,甚至有流言说尚垣君不好女色,偏爱男子,说他是个同性恋。

    可那真的是冤枉,尚垣君妻妾不少,可偏偏就是怀不上。这让尚垣君很无奈,他只能说着是天命了。

    当然若是换一个角度的话,肯定先要考虑为什么其他女人都怀不上?是她们的问题,还是尚垣君的问题?

    如果尚垣君有问题的话,那傻儿子是不是他亲生的,还得打个问号。

    如果尚垣君没有不孕不育的话,那他只有这么一个孩子,确实可以说是匪夷所思了,除了用天命解释外也没有其他的理由了。

    其实尚垣君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怀疑过儿子。可是傻儿子长大之后和他真的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不是他儿子都没人信。可是既然自己可以生儿子,为何没有其他孩子?那只能说是老天爷不让他再生孩子。

    对唯一的儿子,尚垣君也是关怀备至。这一次甚至不惜冒着风险为儿子寻找一线生机。

    “给我继续泼水。”尚垣君就不相信自己斗不过一块金属。

    此时全城瑟瑟发抖,百姓皆有一股心悸之感压在心头。没人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就好像闪电要劈翻整个城市。

    这是生命对天威的本能畏惧。

    连平阳公主都躲在后庭内心悸不已,她此时多么希望多一个人抱团。可恨自己的夫人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在这种天气还不见人影,等她回来,一定要好好惩罚。

    平阳公主心心念念的时候,石青珊带上了天劫面具,掩人耳目回到了城中,直接来到了漩涡的中心。

    才靠近,就感觉空间内充斥着不祥气息。石青珊通过天劫指环观察很快就找到了天劫铁的位置,只是盯上天劫铁的人不止她一个。

    此时天劫铁上方乌云宛如稠墨,似乎要从天空倾倒下来。在乌云之中隐隐有雷霆蓄势待发。

    提桑真人,公孙曲,还有神秘求道者都在。

    公孙曲已经见过三叔了,也知道对方找上门来是请他出马对付提桑真人。公孙曲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但现在看来他和提桑真人确实免不了一战。

    公孙曲对夏国的政权斗争没有兴趣,不过夏国乱了的话,对朱国来说是好事。到时候朱国可以军事援助,而报酬的话可以是夏国的一些城池和土地。

    而且现在还有如此宝物,公孙曲又有了新的出手理由。

    “提桑真人,我们又见面了。”公孙曲修为和提桑真人不相上下,境界相当。不过面对提桑真人,公孙曲怡然自得,自信满满,因为这是圣家流派对真家流派的态度。

    圣家流派讲究出世修炼,真家流派讲究入世求功德。所以同等级,讲究自身修为的圣家流派普遍比真家流派强悍。

    公孙曲就认为自己比提桑真人强。

    面对对方的轻视,提桑真人没有动怒,而是沉声说道“你是远来客人,这主人家的事情不需要客人来管。”

    “哈哈,提桑真人,你求道时日比我要长久,难倒不觉得这话很可笑么?”“你我求道者纵横天下哪有主客之分?这宝贝虽然出自你夏国,不过却属于有缘者。我一个朱国人却在千里之外的夏国遇到了宝贝,你说这是不是代表宝贝和我有缘?”公孙曲表示喝了美酒,赏了美人,现在又有送上门来的宝物,这一次出使夏国还真是大丰收。

    公孙曲显然是想要占有宝物,提桑真人知道这一次不能善了了。对方不会罢手,自己又何尝会任由圣家取走宝物?于是他朗声说道“那就各凭本事。”

    “本该如此。”

    虽然是抢宝贝,不过两人都没有透露杀意,更像是一次竞赛,胜利者得宝,败者无有怨言。

    石青珊隐藏在暗中,和那神秘求道者一样。她很清楚那神秘强者显然是要看提桑真人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家伙鹬蚌相争,他好渔翁得利。

    那个神秘强者隐藏的很好,不过石青珊是通过天劫指环观察的,他虽然隐藏的很好,可是他的动作却出卖了他。明明是一个杂役却一动不动地关注着求道者的事态,说明他绝对不简单。

    一个隐藏在尚垣君府内的高手,却心甘情愿做一个杂役?

    石青珊搞不懂这个高手的想法,不过她很清楚这一次夺宝必然会引发大战。

    “看来尚垣君要得报应了。”石青珊心想这种宝物果然不是普通人可以享用的,天劫铁勾动天象一下就出卖了尚垣君。

    现在求道者已经到了,尚垣君百口莫辩,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尚垣君却还不放弃,他召集食客要保护天劫铁,保护治疗傻儿子的唯一资本。

    石青珊躲在暗中观察一切,最后看向了释放高温的天劫铁,比烛火还要明亮,在蒲团大的天劫铁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气息和天相连。

    “果真是个好宝贝。”可惜石青珊实力不济,她能做的只是暗中观察。

    此时天早已黑,阵阵轰鸣在云端回荡,随时会落入人间。百姓闭户,城门关闭,所有人都在等待雷阵雨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