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五百六十二章弃暗投明

第五百六十二章弃暗投明

    胡兰和李阿牛知道尚垣君已经押回宫殿等候发落,都激动地磕头谢恩。

    “我替死去的村民谢谢夫人。”胡兰已经泪流满面。

    李阿牛也一样,虽然悲剧不可能挽回,但至少恶首得到了严惩,他的良心也能稍安了。

    石青珊辞别村子,当然还不忘带走了一些土特产。

    回到王宫,平阳公主一直在等她,轻衣紧张地站在一旁深怕国君怒火烧到自己身上。轻柔娇弱的轻衣可不敢触犯雷霆震怒,只能一言不发。

    石青珊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竹筐,里面是鸡蛋和新鲜蔬菜,那样子就好像赶集回来的村姑,实在和国公夫人尊贵的身份不相称。

    “你还知道回来?”

    石青珊看平阳公主这样子,心想这妮子玩什么花样呢?难道还真想要上演一出严夫训妇?

    “你身为一国之母,如何能丢下内廷去外面胡闹?”平阳公主表示一个好的国公夫人就应该留在内廷管好内务,不能随随便便去外面抛头露面。

    没想到这公主行为大胆,敢女扮男装冒名顶替,但内心思想倒是挺封建保守的,竟然认为妻子就该主内,封建啊封建,实在是丢女人的脸。

    “轻衣,你把这些瓜果蔬菜拿去清洗。”石青珊把轻衣支开。

    轻衣领命而去,装饰考究的屋内就留下两个人,石青珊就能大胆说话了“我还不是为了你的名声着想?我虽然离开两天,可是大开眼界,原来夏国百姓对你哥哥那是非常不待见啊,你要是不能扭转你哥的形象,只怕就要失去民心了。”

    “那么说来,我还要谢谢你了?”平阳公主觉得好笑,她现在做的不就是亡羊补牢么?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哥哥做的那些荒唐事,可这不是一时半伙可以改变的,石青珊就算再抓来了十个尚垣君也无济于事,因为形象的事情不是简单就能挽回的。

    “谢就不用了,你少说两句就谢天谢地了。”石青珊看平阳公主还真是像个国君,在外管理朝政,在内还想管她这个国公夫人。而石青珊最不喜欢被人管了,一项都是她管别人的。

    平阳公主真是拿这位夫人没办法,因为对方根本不吃自己这套。在石青珊面前,自己真的没有国君的尊严啊“真是不可理喻。”说着就气呼呼地走了。

    轻衣回来的时候见国君已经走了,立刻上前“夫人,国君这几天可担心你了。”轻衣是一无所知,真心为石青珊着想,希望她们夫妻和睦。

    轻衣告诉石青珊,平阳公主在她出门的时候一天要让自己禀报好多次,晚上还会亲自来等夫人。

    石青珊听了,便说道“那你就把这些水果送一些过去吧。”

    回到宫内,石青珊依旧是白天管理内廷琐碎和宫女聊聊天,晚上潜心修炼争取早日领悟大道。

    求道都是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石青珊从提桑真人那得到了功法和基本知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真正强大的求道者都是自创功法,暗合大道变化。

    这样的日子过着也充实,似乎朝堂之上的腥风血雨完全不能影响到内廷。

    此时平阳公主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只是她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先派人调查对手。打蛇打七寸,一定一击必中,彻底扑灭三位叔叔的势力,不给他们任何反击的机会。

    平阳公主很清楚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所以她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杀光威胁。就和当初她在内廷进行大清洗一样,这就是权力之争,你死我亡。

    内廷的宫女依旧莺莺燕燕,唯独一人去却知道杀机暗涌,心惊不定,那就是轻衣。她本就是二叔的探子,自然知道外界风云变化,不过遇到石青珊之后,她是深得赏识,才知过去自己是猪狗不如。夫人这么高贵的人,对下人却如对自己的姐妹,轻衣得到尊重之后,更是不愿意帮助二叔助纣为虐。

    所以轻衣给出的情报都是毫无价值的,这也让二叔很愤怒,恨不能把轻衣打一顿。不过眼看自己给以厚望的轻衣总没有有用情报,他决定给轻衣换一个任务,不送情报了,改下毒。

    轻衣拿到毒药的时候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二叔如此歹毒,竟然让她给国君和夫人下毒。此时她正在承受巨大的压力,一方面是二叔余威尚存,一方面是她实在不忍心下手。

    正因为看惯后宫之争,才清楚石青珊这般善良不嫉妒的后宫之主,于公于私于天下都是好事一桩,她如何能下毒?

    所以轻衣下了一个决定。

    她要在石青珊屋外跪整整一夜忏悔,然后告知真相,听凭发落。

    好在石青珊没有早睡的习惯,听外面有动静就发现轻衣莫名其妙跪在门外,也不知道这是哪一出。妖女发现自己虽然现在是女儿身,却根本不懂女儿心,这平阳公主也好,轻衣也罢,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有戏。

    轻衣是准备跪一夜,等明天天一早才谢罪的,没想到半夜门就开了,一股无形之力将她托起。

    “你这是什么情况?”石青珊是真的看不懂。

    “轻衣有罪。”轻衣以泪洗面,表情哀婉悲凉,好似做了十恶不赦的大错事。

    石青珊把她扶起,请进屋坐下“无缘无故怎么就有罪了?”

    轻衣一五一十交代“夫人心善,其实我并不是平常人家的女子,而是从小被品峰侯买回去训练为舞姬,后来又被他送进宫来做为内应,品峰侯有谋逆之心。昨日他又派人联系我,要我下毒谋害国君和夫人,可是夫人待我如亲人,我又如何忍心,所以我愿意坦诚公布,望夫人赐罪。”

    有这事情?石青珊还真没想到自己的贴身丫头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份,而且对方竟然弃暗投明,看来自己的人格魅力也不差啊。

    “现在品峰侯是自身难保了,他在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算计他。你既然决定背叛他,那就当这些事情没发生过吧,你继续做我的侍女,可否愿意?”

    “轻衣愿意。”轻衣虽然知道夫人心善,却也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原谅了她,甚至还愿意继续信任她。轻衣心想自己必定以死相报夫人的大恩大德。

    这时代的人动不动就是做牛做马,以死报答,真的很朴素,石青珊也只能微笑以对了。

    石青珊并不担心平阳公主,以她对平阳公主的了解,这个公主可不是善茬,动起手来非常狠,三个叔叔只怕还狠不过这大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