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五百七十章梅家后人

第五百七十章梅家后人

    “因为遗忘初心而走歧路,而不是因为走上歧路而遗忘本心?”山海行者细细琢磨这话,虽然简单却也不乏道理“说的好,说的很好。”

    石青珊心说现在她可以离开了吧,这种辩论在她看来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她经历了太多的网络论战,就没有一次能用键盘说服对方的,她很清楚想用语言来说服人是多么困难。这种话听听就够了,不求被别人记住。

    “不过对于求道之事,你可是太悲观了。大道可不是不清不楚的东西,大道是很清晰的,令人逃离三界跳出五行,这便是大道。用医者的话来说‘能医治一切的药就是大道’,所以你也不要悲观,大道确确实实存在。”行者笃定地告诉石青珊道是真正存在的。

    “无所谓吧,反正我修炼也不是为了求道。”石青珊可没有求道者那么坚定不移,她修炼的目标是守护自己所关心的人和物,是为了对抗敌人而修炼。如果她没有敌人,自然早已经安心做一个富家翁,和心爱的人安安稳稳度过一辈子。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你这样的女人死了怪可惜的。”山海行者这话可有点不吉利。

    石青珊心想对方果然不是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可是自己和北斗的人根本没有联系,对方为何要来见自己?“行者阁下有话请直说。”

    “好吧,你可认识梅清泉老人?”

    姓梅?石青珊立刻就想到了那个报复心强烈的阴险老头“……”她知道自己麻烦来了,她记得老头死之前说的是他们梅家人不是好对付的,难道对方就是梅老头的家人?

    “看来你想起来了,梅清泉还有个女儿,名为梅不悔。”“梅不悔姑娘已经知晓父亲被害的事情了,她从小就拜九宫玄女为师,修为强横,而且她的性格和梅清泉如出一辙,非常记仇,她已经出发不日就会来到夏国。”

    石青珊沉默了,对方难道不远万里来提醒自己要小心被人打击报复?杀父之仇,确实足以让梅不悔痛下杀手。

    “你怎么知道是我?”石青珊心想当初她可戴了面具,而且当时就几个目击证人,还都在夏国,没理由会让梅不悔知道情报的。

    “呵呵,可不要小看天下的能人异士。梅家父女相依为命,梅清泉虽然只是普通求道者,可他女儿作为九宫玄女的大弟子可是有着很多好东西,她早在父亲体内种下‘命烛星火’,一旦梅清泉遇到危险或者死亡,梅不悔便会知道得一清二楚。你和另外两个求道者已经上了她的必杀名单了。”山海行者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可是我戴了面具。”石青珊表示戴了面具你们也能认出来?

    “别人或许认不出来,但九宫玄女的弟子肯定能认出来。”行者表示自己都认出来了,梅不悔自然也认得出来“再说了夏国的求道者也就这么几个,梅不悔肯定会掘地三尺把所有求道者都找出来一个一个杀掉的,就算她不认识你也没有影响。”

    父亲为了复仇,潜伏十六年看好戏。女儿为了复仇杀光诸侯国内的求道者,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真的有这么夸张吗?”

    “你如果见过梅清泉的话就应该知道他的为人,而梅不悔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名为不悔,就很能说明问题。她完全继承了梅清泉记仇和狠辣的性格。”行者说道。

    好吧,石青珊认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记恨了“我还有个问题,不知行者前辈为何不远万里来提醒我?”她不觉得自己已经重要到可以得到北斗十杰帮忙的地步了。

    “若她真的前来复仇,必定会破坏南北十三国之间的关系。她倒是复仇了,可是到时候引起的麻烦却需要南北各国承担后果。”

    “南斗北斗不都是圣主国么?”石青珊还真不知道这双方有矛盾呢。

    “如果真的一样,那么你想想为何要分北斗南斗,为何不是十三国家其乐融融在一起?”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其中奥秘,不知道行者前辈愿不愿意为我排忧解难?”石青珊读的那些书里可没有记录圣主之间的矛盾。

    其实双方矛盾也不是什么秘密,行者便为石青珊师徒三人科普了一番。

    原来南北矛盾在三族大战之中就已经埋下伏笔,最后双方分南北建国就已经彻底公开了。

    十三圣主分为两派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倒是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南北的矛盾非常激烈,而且是愈演愈烈,到这个年代虽然十三圣主似乎还是共同管理天下,可事实上他们是貌合神离,矛盾已经激烈到一定程度了,只需要一个导火索就会发生激烈的南北战争。

    石青珊万万没想到这圣主天下也这么不太平“所以你来这里阻止梅不悔复仇,就是为了维护南北微妙而脆弱的平衡?”

    “没错,不过我倒是遇到了你这么一个有趣的姑娘,你若是被杀了确实可惜,不如你拜我为师离开夏国。”

    石青珊没理会又一个招揽,而是想着目前微妙的形势。如果开战的话,还没有得到足够修养的人族又要遭殃了,所以良心未泯的求道者才会不辞辛苦地维护和平,避免任何细微的可能引起战争的事态。

    “还真没想到这么一个寻仇故事竟然能引起圣主之间的战争,还真是意外。”

    行者却说道“圣主也有七情六欲,自然也会反目成仇。”“你如果不愿意离开的话,我劝你还是好好躲藏起来,我也会向另外两个人交代的。”

    “如果我躲起来了,梅不悔会不会为了泄恨毁掉夏国?”石青珊担心梅不悔不会善罢甘休。

    “肯定会的,不过圣主还不至于为一个凡人诸侯国大动干戈,对于他们来说求道者才是最宝贵的财富,比凡人诸侯国重要百倍。”

    石青珊沉默了,看来凡人还真是不好混。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不会走,不是我打击你,哪怕你们三个人合力也不是梅不悔的对手,她比她父亲更厉害,从小就受到最严格的训练,而且她的圣器更是被称为‘北斗十一杰’,也就是说她的圣器只比北斗十杰差一些,不管在修为和圣器之上都比你们强大,你留下来也只是找死,如果你非要坚持留下来,我给你一个建议,自裁吧,否则落在梅不悔手上只怕是生不如死,不仅你要受苦,还要折煞天府圣国的脸面。”

    石青珊脸都白了,对方的建议太过真实,使得她强烈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