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五百九十一章盲从

第五百九十一章盲从

    ♂? WwW.630xiaoshuo.,,

    枇杷公子,见大境界,二十六岁开始求道,四十岁进入见大境界,从此十年再无进步。过了五十岁的时候,枇杷公子突然悟了,开始游戏人间,如今也有十年了,但六十岁对于求道者而言实在不算老,他的身体还和年轻人一样活力十足。而且身为求道者,身边总是有阿谀奉承的人,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枇杷公子遇到过各型各色的人,卑微的国君,妄图长寿的贵族,投怀送抱的女人,还有桀骜不驯的笨蛋。在这样的日子里,十年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枇杷公子从来不会在任何一个国家停留太久,因为会厌倦。这一次来到夏国,也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大家都来了,于是枇杷公子也来了。

    枇杷公子虽然不上进,但他并不会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他不仅不孤傲,甚至有些盲目从众,他从来不否认自己的盲从,甚至有时候还说自己就是因为盲从才有今天的成就。而他的不上进,也是因为如今他眼前已经没有能让他盲从的对象了。

    年轻的时候,他读书练武都并不优秀,他身边有不少年轻俊杰都想要成为求道者,于是他就盲从地和他们一起拜师寻道。或许他天赋好,或许是他运气好,他一路修炼到了见大境界,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高处,不得不要去自己走出一条大道来。

    可惜枇杷公子并非那种坚定不移的求道者。

    这一次来夏国,也是因为有不少人都想要来夏国看看南斗崛起的新人。不过其他求道者在得知新人闭关之后也就离开了,枇杷公子却选择留下来混吃混喝。

    “盲从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们见过山林中的鹿群么?”在夏国国都最著名的青楼‘翠韵楼’内,左拥右抱的枇杷公子正在向脂粉美人讲述他的理念,那就是盲从。

    油腻的胭脂香味混合饭菜的味道,飘散在整个房间内,枇杷公子怀里的两位姑娘娇滴滴地笑着:“奴家没见过山林,哪有机会见活的鹿呢?”

    “哈哈,那我就跟们说啊,山林之中不仅有鹿还有老虎。而鹿是非常胆小的,只要有一只鹿奔跑起来,整个鹿群的所有鹿就都会跑起来。有时候是有鹿发现了老虎,有时候先跑的鹿可能只是风声鹤唳,发神经而已。可是只要有一头鹿先跑起来,整个鹿群都会动,不会有鹿先思考为什么其他的鹿会跑,这就是盲从。这种盲从可是救命的,因为如果真的有鹿停下来思考奔跑的理由,那么它早晚会葬身虎口。对于鹿群来说奔跑起来,如果没有老虎的话,最多就是浪费力气。但如果真的有老虎的话,那么它们就可以活命,盲从就是天性。”枇杷公子得意地告诉女技师们自己的发现,听到姑娘的赞誉,心里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没错,盲从才是人生在世的真理。求道者逆天求道就不是什么好注意,反而是随大流和凡人一起享受人生才是正确的。

    “大人说的对,奴家再敬大人一杯。”

    “喝,大家一起喝,敬盲从。”

    石青珊藏在暗中,听到了枇杷公子的话,心想果然是个求道者,虽然不求上进,可是就算堕落也能说出一番道理来。从众,随大流,盲从都能说出这么一番理由,不得不感慨枇杷公子也是聪明人。

    这道理绝对没错,因为所有弱小的群居动物都会如鹿群一样,甚至连人也一样。为了能躲避狩猎者,从众是最好的选择,只要有一个带头的,其他同胞也立刻牵一发动身。那些停下来思考的都成为了猎物,而活下来繁衍生息的都是严格遵守‘盲从’定律的动物。石青珊心想如果自己还在地球上,地球上的所有人族也是遵循盲从的原始人的后人。

    不过正因为盲从刻入在基因里,所以独立思考的能力才更加弥足珍贵。文明的发展就是逆天,就是要踢出人性中原始的一面。

    在当今的社会,独立思考的人往往更容易成功。求道者更是不能盲从,必须要坚定自我,唯有如此才能得道成仙。因为求道者就是要夺天地造化,要是盲从的话,就必然泯灭于芸芸众生。

    枇杷公子如此一本正经地把自己的不上进在合理化,也是不容易。

    不过现在观众已经到了,该上节目了。

    “快抓住她!”外面传来了吵闹声,还有女孩的凄厉的哭声,显然外面正在进行某种名为‘逼良为娼’的活动。

    演技不错,果然是石青珊亲自培养出来的演员,这哭声太真实了,饱含感情,感人肺腑,定能让枇杷公子上当。

    果然枇杷公子推门而出,被哭声给引诱了出来。

    大堂内,几个恶汉正叉着一位梨花带雨的蓝衣少女,老鸨正在教训她:“既然进来了,就休想出去,我可是花了二百两买了的人。再说了我这翠韵楼也是人尽皆知的好去处,男儿来了,女子进了沉稳,又何必害怕?”

    “求妈妈行行好,我是被人拐来的,只要送我回家,我一定把钱奉还。”少女哀求着,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好似能说话,她的目光看向周围的客人,似乎在哀求客人能出手相救。

    枇杷公子也在看,似乎并不准备英雄救美,虽然他很简单就会能救人。

    少女可怜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枇杷公子身上,似乎现在枇杷公子若是没有些表示也过意不去。枇杷公子心想自己果然魅力非凡,这少女还算有点眼力劲,竟然知道自己能救她。

    “她既然不愿意,又何必强求?”枇杷公子开口说道。

    “原来是求道者大人,不是老身强迫,可是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规矩,我既然花了钱,总不能做赔本买卖。”“要不大人买了她?这姑娘颇有气质,是个尤物。”

    确实是个美女,不过枇杷公子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如果是的话,他也不会总是出现在烟花柳巷之中了。要是他有特殊爱好的话,做个采花贼也比上青楼有乐趣。

    枇杷公子其实并非好色之徒,他只是犬色声马,逍遥人间罢了,不犯法不犯罪,只是喜欢在消费场所流连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