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 > 第209章 209:东莱和亲

第209章209:东莱和亲

翠玉阁?

那不是都城赫赫有名的青楼吗。

闻言,吕晁顿时老脸一红,粗着嗓子道,“玉太子如何得知?”

他顿了顿,才怏怏的坦白道,“将军昨日确实有去过。”

他昨日在若雯儿这里受了气,实在觉得窝囊不过。

又没把交代的事情办好,担心会受到欧阳逾千的责骂,心情难免有些抑郁。

在回行宫的路上,看到了翠玉阁,就进去和姑娘喝了点小酒,想排遣一下不悦的心情。

本来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这些不能称之为证据的东西,但现在有了玉倾城作证,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此刻也不管不顾的全盘托出。

“本将军出了行宫,路过翠玉阁,就上去坐了一会,喝了两杯,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做,也绝对未中途出翠玉阁。具体时间不清楚,但应该是在戌时左右。既然玉太子有见过本将军,不知能否证明本将军的清白。”

玉倾城淡然一笑,娓娓接道,“翠玉阁距离行宫有近一个时辰的脚程,就算是最快的马,也需得半个时辰。若吕将军真是放火之人,恐怕也无法飞天遁地,在作案之后,立刻出现在翠玉阁。更何况,后来的设宴,吕将军也有出席。”

一旁的玉戎也点点头,“没错没错,属下也看到了。翠玉阁的人应该也能证实有在戌时看到吕将军。”

如此一来,倒是真正洗脱了吕晁的嫌疑。

只是,既然不是南风国所为,那么究竟是谁放的火?

玉倾城拱手笑道,“既然不是我等所为,不知我等可否即刻回国?”

此行数日,确实到了该回的时候。

如此一来,北辰断然没了再留住人的理由。

只是,若迟迟等不到东来使者回去,恐怕东莱不会善罢甘休。

当日,皇上就急匆匆的下达了命令,选其中一位嫡公主和亲,对东莱国以示歉意。

且此次和亲,为表重视,特意遣七王爷将嫡公主护送至东莱。

东莱距离北辰快马加鞭五天能够赶到,但嫡公主娇嫩,自然需得软轿慢行,如此一来,就需得十余天才能赶到了。

此事关系重大,断然不可怠慢。

夏七七自然也掩去容貌,混入了随行侍卫中,和周武一同出使东莱国。

嫡公主墨雨颜的陪嫁整整十辆马车,装满了金银珠宝,更是代表了北辰的歉意,不知东莱国皇上会作何反应。

“王兄,还有多久的日程呀。”墨雨颜从软轿中探出脑袋,一双春眸水汪汪的,格外好看。

她是养在深宫中的嫡公主,身份尊贵,天真无邪,和墨执略有几分相似,也是绝色之资,美人胚子。

只是才年过十六,就要被送到东莱国和亲,但是显然不知其中的深意,反而为能出宫而开心雀跃。

“还需三日。”墨执身骑高头大马,眸光扫过她,微微皱眉,“成何体统。”

墨雨颜吐吐舌头,连忙将露出的小脸缩回软轿之中。

过了一会,墨雨颜又探头,只是这次面上蒙上了一层薄纱,遮住了那张娇俏的容颜。

她笑眯眯的,就不信这次王兄还能说她。

“王兄王兄,我好无聊,我们在前面歇息一下再走吧。”

墨执略无奈,“断然不可。时间紧急。”

墨雨颜郁闷的嘟嘟嘴巴,又扫向墨执身侧的夏七七,顿时眼前一亮。

她对于这个七嫂一直有所耳闻,也见过几面,听说是传奇人物。

这次出行,夏七七虽然易了容,扮成一个普通侍卫。

但是一直紧随墨执其后,自家王兄对这个侍卫也格外不同,墨雨颜古灵精怪的,自然一下子就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当即笑嘻嘻道,“王兄,我想和王嫂聊天。”

墨执眉头一皱,墨雨颜连忙道,“你别骗我,我认得。再说了,王嫂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一直和你一起骑马,多累啊。这软轿里可舒服了,让王嫂和我一起歇歇吧。”

她笑的明媚灿烂,“好不好呀?”

墨执失笑着摇摇头。

墨雨颜出身尊贵,乃是贤妃之女,从小备受宠爱,因着身份地位,一直无忧无虑,当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单纯姑娘。

倒是夏七七闻言朗然一笑,这小丫头,倒是挺聪慧,“我现在身份可是男子,若坐软轿,恐怕会坏了公主的清誉。”

墨雨颜理所当然的接道,“这里都是咱们北辰的人,谁敢多嘴多舌,砍了脑袋便是。”

当真是皇权在上,这话说的无比自然。

见她大有不依不饶的打算,墨执冷了脸,“好了,莫要再说。加快行程。”

墨雨颜见状,只好怏然的缩回了脑袋,老老实实的不敢再多言。

她自然了解自家王兄,那周身的气压极底,她向来怕他,能多说几句都是鼓起勇气的,只得郁闷的继续呆在软轿之中。

三日之后,东莱国已经出现在视线之内。

东莱国处于南风国和西域国中间,但却紧挨北辰国。

地势导致位置很被动,几国都想一口吞下这块肥肉。

但东莱国人身强体壮,一直竭力反抗,大有玉石俱焚的气魄,是快不好啃的硬骨头。

西域国和南风国都曾经在东莱吃过亏。

也就是后来,年仅十九岁的北辰国七王爷墨执披甲上阵,将东莱国一举击败,一战成名。

从此之后,东莱就成为了北辰的附属国,两国互相礼让,相安无事。

北辰也自此不容小觑,西域国和南风国不敢再觊觎,因此几国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

只是,此次恐怕要打破这其中的平衡了。

东莱国皇宫。

入眼金碧辉煌,鎏金满目,坐于高位之上的,应该就是东莱国皇上若汉义了。

不过三十来岁,看起来颇威严,此刻正满脸严肃,眼中一丝怒意,但也未失了礼节,“七王爷专程来访,我小小东莱真是蓬荜生辉。”

若雯儿和刘丞相的事情,早有信使快马加鞭送至,并附上北辰的歉意,和此次和亲一事。

但显然,虽然北辰很有诚意,但也未消了若汉义的怒气。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