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都市小说 > 云少的替身娇妻 > 第344章 他分不出我们谁是谁

第344章他分不出我们谁是谁

顾瑾瑜在外边看着露台上和易云深刷火锅的安瑾年恨得牙痒痒的。

原本她并不知道易云深住哪一栋别墅楼,还想着要发短信问顾瑾瑜,可她下出租车时,恰好看到易云深抱着安瑾年从那栋城堡似的的酒店里出来。

于是,她便洋装成住这里的客人,悄悄的尾随,然后顺利的查到了易云深他们今晚住的酒店。

她一个人过来的,怕被人发现,在这边没朋友,即使有也不敢联系,因为今晚的行动一定要保密,败露了就会前功尽弃。

她一直在院门外等着,原本想着安瑾年很快就会把易云深放倒,谁知道她没等来安瑾年来开门,却等来酒店送餐的服务员。

她只能洋装路过这里的客人,转身朝前面的湖边走去,洋装晚上出来到湖边散步。

十月下旬,天气已经很凉了,而她身上的衣服有些薄,晚上湖边风大,她双手抱着手臂有些瑟瑟发抖起来。

站在墙角根,听到院子里平台上传来的欢声笑语,顾瑾瑜在心里把安瑾年咒骂了上百遍。

贱人,恶心的女人,不知道快点把易云深灌醉下来让她上去,还在那跟易云深调情,真当自己是易云深的妻子了?

易云深爱的人是她顾瑾瑜,只不过因为她之前那些个事情,易云深觉得她身体脏了,所以才不愿意跟她结婚而已。

想到这里,顾瑾瑜心里又忍不住埋怨起自己的父亲顾远程来,如果不是他在她17岁那年让她去陪什么客户,她怎么会那么早就懂得跟男人做那种事情?

如果她没有过早的接触男人,她考进滨大时也还是冰清玉洁的少女,然后顺利遇到易云深,然后她和易云深订婚的订婚夜夜就不需要找安瑾年代劳了。

顾瑾瑜越想越觉得自己运气背,跟在父亲身边原本比跟在母亲身边的安瑾年生活要好,可父亲却是那样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最终把她给吭了。

后妈罗云雪看似对她很好,可她也知道,后妈跟父亲一样,也都是想利用她赚更多的钱,利用她找到更多的资源,让顾氏生意更好而已。

楼上,安瑾年和易云深终于把火锅涮完了,一瓶红酒被俩人喝光,当然大部分都是易云深喝的,安瑾年只喝了小半杯,大约是一瓶的五分之一。

“今晚吃得太开心了。”

易云深站起身来,楼着安瑾年朝屋子里走:“老婆,我们去睡觉。”

安瑾年用手搀扶着走路都有些不稳的他,把他送进房间的床上,扶他躺下,然后拉过被子来给他盖上。

“云深,你先睡,楼下洗衣机里还有衣服,估计洗完了,我去拿出来放烘干机里烘干,要不明早我们俩还没衣服穿。”

安瑾年笑着对易云深说。

“好,”易云深嘴上说好,手却依然拽住她的小手不放,像一个撒娇的孩子。

“喂,你不松手,我怎么下楼去烘衣服?”

安瑾年洋装生气的瞪着他:“还是,你打算明天不穿衣服去上班?”

“哈哈哈。”易云深笑,终于松开她的手,嘴上却喊着:“好渴,好想喝点水。”

“我去帮你倒水。”

安瑾年说完,转身去了外边,拿了杯子倒水,却发现水是凉的,于是她又那水壶烧水。

等她烧好水,再用矿泉水兑上一杯温水走进卧室,却发现易云深已经睡着了,还发出轻微的呼声。

安瑾年看着睡沉的易云深摇头,把水放床头柜,转身又快速的朝楼下走去。

她把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再放进烘干机里快速的烘着,因为赶时间,她把热力开到最大,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烘干了。

怕上楼把易云深惊醒,她都没敢再上楼去,直接在楼下换了衣服,把烘干机的电源拔掉,易云深的衣服依然还挂在烘干机里。

拿了房卡快速的出门,然后刷开院门,顾瑾瑜果然站在外边,此时正抱着双臂瑟瑟发抖着,估计是被冷风给吹得。

“他睡着了,你赶紧上去吧。”安瑾年把房卡手忙脚乱的塞她手里。

“你给他的酒里下药了吗?”顾瑾瑜走进门时又问了句。

“我哪里有那东西?”

安瑾年烦躁的道:“我就把他灌醉了而已,你跟我长一模一样的,房间里不开灯,他分不出我们俩谁是谁的。”

“哦。”顾瑾瑜应了声,见安瑾年快步走出去,忍不住又对她说:“出租车在桥头等着,出租车费我已经给了你的,你过去直接上车就可以了。”

“好的。”安瑾年应了声,见顾瑾瑜关上了院门,她快速的朝桥头的方向走去。

刚开始还走的很快,好似后面有人在追着似的,渐渐地她就越走越慢,好似脚上绑了千斤重一般。

她这是在把自己的老公推给别的女人啊?

如果易云深醒过来,发现床上的人是顾瑾瑜而不是她怎么办?

还有,如果易云深没醒过来,迷迷糊糊中把顾瑾瑜当成是她,然后自然会和顾瑾瑜做那种羞羞的事情。

那男人精力特别旺盛,有时一晚上一次还不够,早上还会拉着她死皮赖脸的要吃早餐。

今晚,顾瑾瑜和易云深在一起了,明天早上醒来,易云深会不会因为和顾瑾瑜做了那种事情就跟她离婚娶顾瑾瑜?

如果易云深肯娶顾瑾瑜还好,万一易云深不肯娶顾瑾瑜呢?

最最最主要的是,那是她老公啊!

安瑾年,你要有多愚蠢才会把自己的老公推给别的女人?

想到这里,安瑾年又打了个激灵,原本已经走到桥头的她又快速的转身,然后朝着自己刚出来的那栋酒店而去。

刚到水上高尔夫球场,正欲穿过高尔夫球场走向通往临湖别墅的林荫小道,突然看到之前打高尔夫球的发射塔上站着一个身穿礼服裙的女人。

这么晚了,一个女人站在那干嘛?

想轻生?

这个念头吓了安瑾年一跳,她赶紧走上前去,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是今晚过生日的舒雅。

而此时的舒雅眼眶红红的,脸颊也红红的,不仅哭过,而且看样子还喝了很多酒。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