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云少的替身娇妻 > 第345章 还不是输了

第345章 还不是输了

    第345章 还不是输了

    “喂,苏舒雅,这么晚了,你不睡觉,站这里干嘛?”安瑾年有些紧张的问。

    “顾瑾瑜?!”

    舒雅看着她楞了楞,然后哈哈笑出声来:“顾瑾瑜,想两年前,你在我面前有多得意,站在易云深身边,简直就是飞上枝头的土鸡啊。”

    “可看看现在你,还不是落得跟我一个下场?被易云深抛弃!”

    安瑾年皱着眉头,看着有些疯癫的舒雅,不想跟她起冲突,怕刺激到她做出傻事来。

    于是,她对舒雅喊着:“那地方危险,你赶紧下来!”

    “我不下来!”

    舒雅打了个酒咯道:“危险,我不怕危险,你知道吗,他今晚为了那样一个嬴荡下贱的女人,公开剥我的面子,我......我不要活了!”

    舒雅喊到最后,居然哭了起来,这把安瑾年着实吓了一大跳。

    “不要啊!”

    安瑾年大声的喊着,见舒雅身体摇摇欲坠,即刻小心翼翼的爬上前去想要拉着她。

    “你不要过来!”

    舒雅用手指着她喊着:“顾瑾瑜,我听说那嬴荡下贱的女人是你双胞胎妹妹,你真可怜,居然输给一个什么都不如你的下三滥,丢脸吗?”

    安瑾年此时没心情跟舒雅吵架,她只关心舒雅会不会跌到湖里去,毕竟现在是晚上,湖水肯定比傍晚时要凉很多。

    “呵呵呵,不说话了?”

    见她不吱声,舒雅愈加的得意起来:“顾瑾瑜,见过窝囊废,没见过比你更窝囊的,被自己妹妹抢了未婚夫,居然还不生气。”

    “舒雅,你先下来,”安瑾年哄着她:“你下来我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舒雅讥讽的看着她:“告诉我你是怎么输的?呵呵,就你那样的白莲花,绿茶婊,能不输吗?”

    “告诉你易云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安瑾年诱骗着她:“你不喜欢易云深吗?如果你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然后你再去做那样的女人,不就有机会把他抢回来了?”

    “是吗?”舒雅显然不太相信安瑾年的话。

    “当然了,要不......他怎么会跟我.......订婚!”

    安瑾年差点说成结婚,话到嘴边才想起,舒雅现在把她当成了顾瑾瑜,而顾瑾瑜只跟易云深订过婚。

    “可他最终也没娶你啊。”舒雅讥讽的说。

    “那是因为安瑾年怀过他的孩子,他是觉得自己必须对安瑾年负责,然后才和我解除婚约的。”安瑾年用顾瑾瑜的身份说。

    而她刚刚说出来的这话,也曾是顾瑾瑜对她说过的,在顾瑾瑜的心里,易云深娶她完全是因为易云深知道她流产的孩子是他的。

    “哦,你的意思是.....帮易云深怀一个孩子?”

    舒雅的眼睛在瞬间睁大:“然后母凭子贵?”

    “......”安瑾年默,这不是她的意思,这是顾瑾瑜的意思。

    “哈哈哈,”下一秒,舒雅有大笑出声来:“顾瑾瑜,你以为你这话我会相信?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你跟在深哥身边快两年,连婚都订了,为何最终却没能嫁给深哥?”

    “是你没机会爬深哥的床吗?”

    “......”面对舒雅的质问,安瑾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顾瑾瑜和易云深做了一年多的情侣,俩人之间交集应该很多,约会次数估计也不下几十次,可顾瑾瑜为何就没和易云深发生那种事情呢?

    如果顾瑾瑜一直是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那俩人在一起没发生那种事情很容易理解,毕竟有些人就喜欢把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洞房花烛夜。

    可顾瑾瑜并不是那样的女人,她在之前还曾闹出鲜照门的绯闻,这也说明顾瑾瑜对男女之事早就轻车熟路了。

    “顾瑾瑜,看看,你回答不出来了吧?”

    舒雅说话间从台上爬了下来,然后一步一步的朝安瑾年走来。

    安瑾年慢慢的朝后退,一点一点的后退,看到舒雅不断的朝她逼近,她心里暗喜,总算把这女人从那危险的地方给弄到安全的地方了。

    “顾瑾瑜,告诉我,你今晚来这里干嘛?”舒雅突然用手只指着安瑾年问。

    “我......”安瑾年用手指了下那边的临湖别墅,意思是自己刚刚要去那边。

    “你不能去!”

    舒雅突然对她吼起来:“深哥已经结婚了,娶了那个叫安瑾年的女人,现在他跟她才是夫妻,跟你没任何关系了,你不能再去找深哥了。”

    “......”安瑾年默,舒雅这样的反应让她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而舒雅显然也不想跟她说太多,直接用手推着她:“走,你赶紧走,深哥已经和你解除婚约了,你跟深哥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以后不许再来缠着深哥。”

    “......”安瑾年听着舒雅这前后矛盾的话默。

    估计舒雅今晚被她给打败了很颓废,现在看到‘顾瑾瑜’,又担心多一个情敌,于是就想着把她给赶走吧。

    只是,她不能走,她要赶紧回去,她要去赶走顾瑾瑜,她不能让顾瑾瑜和自己的老公易云深做那样的事情。

    然而,正在气头上的舒雅力大无穷一般,直接把她推到停车场,拉开一辆车的车门,对驾驶室的人说了句:“帮我这个女人送回滨城去,赶紧!”

    司机吓了一大跳,看看被强推进来的安瑾年,又看看满脸通红的舒雅;“大小姐,这人是谁?我送哪里去?”

    “顾瑾瑜,我不知道她住哪里,你把她送回滨城,在市中心找个好打出租车的地方把她给扔下就成。”舒雅烦躁的对自己的司机说。

    “哦,好的。”司机应了声,即刻就启动车。

    “喂,我不要回滨城!”

    安瑾年用手拍着车门喊着:“我不是顾瑾瑜,我是安瑾年,放我下去!”

    可车门已经锁死,外边的舒雅听不到安瑾年在喊什么,而那司机压根就不理会安瑾年的狂喊,只当她喝醉了。

    安瑾年看到车已经驶入了桥头,心里愈加的着急,忍不住拍着驾驶座位的后背喊着:“司机,我不要回滨城,你赶紧靠边停车,我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