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都市小说 > 云少的替身娇妻 > 第521章 有些年份了

第521章有些年份了

易云深都不爱她,她生什么孩子啊?

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生孩子,这不是头上长包么?

而且,她明年几月份还要复学,她大学还有两年要上呢。

她现在怀孕,难不成明年大着肚子复学?然后,在上学期间生孩子?

见女儿不吱声,安敏珍以为她听进去了,于是又劝着她“还有,你一点也不比瑾瑜差,易云深最开始估计的确是冲着你这张脸,但是,你要用别的方法打动他,让他喜欢上你,不仅仅是因为你这张脸。”

“”安瑾年默,母亲这话的意思是,让她去讨好易云深吗?

“妈,我知道怎么做。”

安瑾年不想跟母亲继续讨论这些,于是淡淡的道“我现在先出去了,等下我们就要回滨城了。”

“瑾年”安敏珍望着女儿,好半晌才喃喃的道“对不起,妈妈之前错怪你了。”

瑾年笑,返身安慰着母亲“妈,说什么呢,很多事情,你也是不清楚,何况你小时候也没照顾瑾瑜,你想帮她,也有你想帮的道理。”

人最大的善良,就是原谅父母的不完美!

父亲于她来说是陌生人,不存在原谅与不原谅,但是,母亲——

她必须要原谅,因为这是生她,养她的人!

听到外边厨房门传来声响,知道易云深已经洗完碗筷了,安瑾年赶紧拉开门走出去,果然看到易云深正拿着毛巾在擦手。

那双平常拿笔签上亿订单的手,此时居然在她家狭窄简陋的厨房里洗碗,安瑾年觉得,易云深站在厨房里,厨房都在瞬间高大上了不少。

“瑾年,吃蛋糕吧。”

易云深把蛋糕放在餐桌上,揭开盖子,然后拿出了里面的蜡烛。

瑾年记得自己选的蛋糕是圆形的,可这会儿却发现蛋糕是心形的,而且上面的水果一边是草莓,另外一边是黄桃,一红一黄,看上去非常的喜气。

中间的那块白巧克力上,用红色的草莓汁写着love,然后才是‘瑾年生日快乐’!

易云深拿出了一把细细的小蜡烛,仔细的数出了21根,然后插在蛋糕上,再掏出火柴来把蜡烛点上。

“云深,你居然用火柴?”安敏珍有些诧异的看向他。

易云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火机坏了,没来得及去买新的,火柴是之前留下的,于是临时拿了一盒出来用。”

“哦,难怪,我说现在哪里还有卖火柴的。”安敏珍恍然“原来是以前留下的啊,这火柴留很多年了吧?”

“嗯,有些年份了。”易云深淡淡的应了声,显然不打算多聊。

好在安敏珍也知趣,没再追问,而易云深也把21根火柴全部点燃了。

“瑾年,许愿吧!”安敏珍催促着女儿“赶紧许愿!”

“好,”安瑾年点头,站在蛋糕前,双手合十,在心里默念了几秒钟,然后睁开眼睛,再吹向那些燃着的蜡烛。

蜡烛吹灭了,易云深又小心翼翼的把蜡烛拔下来,然后才拿了刀,切下第一块蛋糕递给安敏珍。

“瑾年今天生日,应该先给瑾年,”安敏珍赶紧说“她今天是寿星。”

“先给妈妈,”安瑾年推回来“是妈妈给了我生命,我的生日,其实就是母难日,今天妈妈才是最辛苦的。”

安敏珍没有再推辞,接过易云深递给来的蛋糕,这一刻,她看易云深,觉得比昨晚看时顺眼多了。

安瑾年吃蛋糕时发现真是易云深说的那样,蛋糕是酸酸甜甜的味道,而这样的味道,她之前的确没吃过。

蛋糕很好吃,可因为刚吃了午饭不久,并不怎么饿,安瑾年也只是吃了一小块就不吃不下了。

安敏珍看着还剩下三分之二的蛋糕,想了想说“瑾年,你们把蛋糕带到车上,等下万一遇到塞车什么的,可以先吃点蛋糕垫垫底。”

“我们开车回滨城,三四个小时到了。”

安瑾年赶紧说“蛋糕就不带了,到家的时候刚好是晚饭的时间,几个小时不会饿的。”

“哎,让你们带上就带上吧。”

安敏珍把蛋糕重新包装好递给安瑾年“拿上吧,我一个人看店,也没时间吃,再说了,我也不能吃太多甜食,放这,也浪费了。”

安瑾年听母亲这样说,这才把母亲的病情想起来,貌似的确不宜吃甜食,于是她便把蛋糕接了过来。

安瑾年和易云深要回去了,安敏珍送到车边,见易云深坐进驾驶室,又叮嘱着开车小心点,注意安全什么的。

安瑾年摇下副驾驶的车窗,伸手朝安敏珍挥舞着“妈,我走了,你要保重身体啊。”

易云深缓缓的启动车,然后慢慢的朝着滨城方向开去,安瑾年从后视镜里看着母亲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变成了一个点。

“你妈对我,貌似没那么反感啊。”易云深把车驶出梅城后才笑着说。

“嗯,”安瑾年淡淡的道“她可能想通了吧?”

“你妈跟你姐昨晚是不是吵架了?”易云深微微皱眉问。

“我不知道,”安瑾年摇摇头说“刚刚,我也没问,估计俩人没聊到一块吧。”

顾瑾瑜一心要安敏珍帮她的忙,想要抢易云深回去。

安敏珍昨晚肯定是没答应顾瑾瑜,俩人自然是说不到一处了,然后顾瑾瑜生气离开唄。

“以后,不要管她的事情了。”易云深轻声的说;“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了。”

“嗯”安瑾年应了声,也没问易云深这句话里的‘她’是指谁。

顾瑾瑜,还是舒雅,亦或是游轮上那个找上门来示威的黎晓茹?

都说易云深洁身自爱,在外边没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可事实上,他的红颜知己也不少呢。

尤其是那个黎晓茹,她怎么看都觉得,跟易云深其实是有点关系的。

不过,这些她都懒得去关注,因为易云深心里,真正爱着的那个人是顾瑾瑜,别的,也和她一样,都只是匆匆的过客而已。

昨晚没睡好,回去的路上,安瑾年都没等易云深叮嘱,自己就把座椅放下来,然后闭上眼睛睡觉了。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